The Hollow

认证:家族败类,行尸走肉。

#守望先锋# #英雄联盟# #烬X杰西麦克雷无差# 【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】Chapter. 5 【午夜三轮请注意,发车地点因为熟人原因改成了lof。麦受麦受麦受,如果有没办法看到lof的小伙伴请及时私信我,我发图片给你】

【98短篇】【1/2】半甲

          半甲


       CP:九八,一丢丢二六

       警告:半架空,大雪封山的时候发生的事儿,无时间线可言。只是想突如其来写点肉,一次还没写成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没熟悉之前,杨子荣一直觉得威虎山八爷这人不好对付。...


【完结】【林中深处6/6】

前情提要:老九摊牌之后。

PS:写的时候一直听宋胖子的斑马斑马,一股子民谣味不要怪我【

8a.

三天。

老八蹲在炕头旁一边抽烟一边想,三天究竟能改变多少事情。

他看着窗外,这几天天暖,几个冰溜子就这么开始化了。凝结成型的水珠挂在不再那么锋利的尖刃上,变成了一个个细小的葫芦形,在阳光下反射出几乎碍眼的光芒。

他的手被反绑住动弹不得。之前铺满了灰尘和血迹的衣服仍然挂在他身上,动一下都会被粉尘弹药味儿刺激得咳嗽几声。老八恶狠狠地咬着烟头,盯着正在那个看守自己的小兔崽子。

自从那天百鸡宴过后,威虎寨便不复存在了。

崔三爷死了。

他亲眼看见了他的尸体从地窖中被抬出来,一身新衣服上都染上...

林中深处【5/?】

差不多还有2-3次更新就能完。

7a.

老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着实地愣了一下。

这什么意思啊?他之前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老八对他和对其他并肩子不一样,但是他也没怎么往那方面想,还以为只是这个小兔崽子实在是实心眼儿愿意对他好。如今这句话一出来跟个霹雷一样把他给定住了,只能皱着眉直勾勾地看着老八。

“不是,什么意思啊八哥我...”我喜欢姑娘这句话还没说完对方就一下子拉住他大氅的领子,缩短了两人的距离。

老八的脸色比之前看上去还要苍白,估计是吓的,那些青色的文身看上去就像一条条扭曲的藤蔓。他的嘴唇有些曝皮,光秃秃的眉头紧皱似乎下一秒就要朝他脸上挥拳头一样。老九心里暗暗叫苦不迭,几次试图想要挣脱都...

林中深处【4/?】

写在前面:尽可能圆满地HE,保证不BE,人老了折腾不起了【


6a. 

       那天晚上之后,老八突然觉得有什么事儿不太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老九隔天下午才被放下来,两条胳膊上虽然隔着大氅但还是被硬生生磨破了一层肉,从皮下面透出来一层深深浅浅的血点。老八看着老九疼的呲牙咧嘴突然心里有说不出地难受,就跟伤的其实是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“三爷这也太他娘的狠了.....

林中深处【3/?】

5.

       老八在靠窑之前叫铁锁。

       他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取的这么个名儿。爹娘老来得子,他又是家里唯一的小子,自然给宠上天了。老八还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过的挺乐呵,比普通小孩儿闹腾点但出不了什么大格儿。

       他就这么一直长啊长啊,直到十几岁的时候一场大火,把他的之前和以后全都和老房子一起给烧成了无数的灰。...


林中深处【2/?】

一些细节与电影有出入。

3. 

       天还没亮杨子荣就被门外那两条狗的叫声给吵醒了。他往外看还是一片朦朦胧胧的灰蓝色,树影和枝杈杂乱地照在他窗纸上,就像没人捧场的皮影戏。他咳嗽了声儿然后砸吧砸吧嘴,看着白色的哈气渐渐地变成透明然后消失在一片暗色中。

       他撑起身看了看四周,杨子荣听到了外面除了含混的叫喊声之后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,再看看炕上只有他一个人。昨儿晚上老八喝大了之后就直接倒在自己屋里,怎么薅也薅不醒,弄急了还差点把...

林中深处【898无差】【1/?】

林中深处


CP:898无差

前言:只刷了两遍,有出入请多包涵。不会说东北话,而且之前的文风和这篇区别很大【。】第一次写这么糙汉子的cp啊请多多指教qwq


1. 

他们见第一面的时候就知道对方不是善茬。

当时杨子荣刚几枪打死了那只东北虎,正躺在雪地里呼呼地喘粗气。寒风刮在他脸上如同无数细碎的刀片。还冒着热气的虎血泼洒了一地,衬着纯白的地面甚是刺眼。

老八和几个弟兄听到枪声之后就马上赶了过来,然后就看到了眼前这么一出。他骑在马上一直没说话,看着脚底下那个穿着棕黑色皮氅一动不动的人心里不知琢磨着什么。杨子荣假装半闭着眼睛,实则是观...

Watch Me Purge【Chapter. 2】

2.Something to die for.

他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从不远处能隐约地看出树木被烈火烧尽过后的轮廓,漆黑的枝桠就像是一根根尖锐的手指刺向天空。车子在炮火轰击过后的马路上艰难行驶着,时不时会因为石块而颠簸一下,引擎的声音盖过了一切。

他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,军用的运输卡车里面加上他差不多有七八个人,Amy和Matt坐在他身边,正在轻声说着什么,时不时将目光瞟向他。Ryan尽可能地忽视,将身体往窗户那边靠了靠。车顶上印着警卫军的标志,黑鹰展翅的阴影将半个金属车棚全部遮掩住。他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得到这辆车的,但他此刻却也不在乎这么多。

“你们要去哪里?”他...

Watch Me Purge

他的编号是134.

夕阳下的风静静地吹过他身处的小巷,迎面而来的是特有的腐烂味道,湿润而刺鼻,这让他的喉咙不自觉地收缩做出欲呕的反应。阳光照在他脚边不远处的水泥路上,让那些细小的菱形块石子和淡灰色的粉末显得更加锐利了。他的头顶上时不时地有直升机飞旋而过,夜幕并没落下,但探照灯已经被早早地打开,他甚至怀疑它们是否有被真正地关上过。

他大口地喘着粗气,同时又尽最大努力不让自己有太大的动作。他能听得见军靴重重踩在地上的声音,伴随着血液的流动一下下地撞击着他的心脏。小巷之外的对话如今听起来格外清晰,与其说是两个男人的交谈并不如说是机器之间的相互磨合。干冷,不带有一丝曲折的感情。

他紧紧地攥着自己...

© The Hollow | Powered by LOFTER